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网站首页  免费开通企业商铺

湖北弘楚强夯基业建设有限公司

强夯施工,强夯地基,强夯工程,基础强夯

 

网站公告
“真诚合作,精益求精,诚信,优质,高效,努力打造强夯第一品牌”是我们的宗旨,立足点高,追求卓越,以最合理的成本,铸造最精品的工程。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,共创辉煌!期待与您合作,共赢电话:13803543468 曾经理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视频
死刑犯武洪生最后一夜反复问有没有来生民警:他没有真心悔过
发布时间:2022-06-20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1992年12,华东第一看守所有个名叫武洪生的死刑犯,看着管教民警金登国说道:

  一来是防止死刑犯“做傻事”,二来是了解犯人在行凶时的心理活动。因此,管教们并不会阻止他抽烟,毕竟犯人抽了烟会更放松。

  虽然工作经验不满一年,但他瞬间就察觉到了,红梅烟应该对武洪生有着特殊意义。因此他问道:

  外貌出众的陈玉兰,之所以看上了普普通通的武洪生,只是因为觉得他老实憨厚。

  整个高中,武洪生基本都沉浸在爱情这个蜜罐中,根本就没怎么学习。虽然成绩不怎么样,

  1986年高中失利后,武洪生不愿在家务农,跑到上海当了农民工,每天在建筑工地挥汗如雨,

  因为他要给父母寄200块,还要给陈玉兰寄50块“红包”。剩下的这50块,基本都被武洪生省吃俭用存起来了。3毛2一包的红梅,他能抽好几天,偶尔还会蹭工友们的烟抽。

  这个三口之家,起初可以说是聚少离多。武洪生基本上都在上海打工,陈玉兰则在老家开了个裁缝铺,平日里还要带女儿。虽然两人都觉得很累,但心里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  陈玉兰不假思索就同意了,把这些年的积蓄都拿出来,又找亲戚朋友借了点钱,甚至还卖了“三金”,帮武洪生接了个小项目。

  ,带着父母和女儿一起到上海居住。可家里老人不愿离开故乡,女儿年龄也太小,出远门不太安全,最终陈玉兰跟武洪生约好了,等女儿长大了再团聚。

  独自一人在异乡的武洪生,心中常常苦闷不已。身为包工头,他要操心的事太多,而且平常还要应付各个方面的人际关系,每天累得身心俱疲,就这样还要经常应酬,喝得昏天黑地。

  渐渐地,武洪生习惯了这种生活。压力越大,应酬时喝得就越多。曾经那个憨厚老实的武洪生,

  在一众酒肉朋友中,有个名叫高明华的老同学,开了一家建材店,经常找武洪生吃饭喝酒。

  1991年,高明华又找到武洪生,请他到一家大酒店里吃个饭,“顺便”谈谈买卖。武洪生到了包间,发现里面除了高明华外,

  ,芳年28岁,跟武洪生是老乡,在上海开了一家发廊。最关键的是,她这时候还是个单身。

  武洪生纵使家有娇妻,看着面前的吴秋艳依旧忍不住愣了神。而吴秋艳则仔细端详着武洪生,

  ,跟吴秋艳交换了联系方式后,意犹未尽地和她道别。此后,武洪生起初还只敢在心里惦记吴秋艳,但在吴秋艳的勾引下,他最终还是做了对不起妻女的事,跟吴秋艳确立了见不得光的情人关系。

  渐渐地,武洪生变得愈发肆无忌惮,经常带着吴秋艳去买名牌,工程款到账后,不光给家里寄钱,

  武洪生一听,立马就不干了,妻子长相不输吴秋艳,更何况这些年自己一个人在老家拉扯女儿、赡养父母,

  ,武洪生不愿抛弃妻子。吴秋艳本来就是为了钱,才接近武洪生的,毕竟只有跟武洪生结婚,才能进一步霸占他更多的财产。

  吴秋艳走后,武洪生在屋子里坐立不安。他一边后悔自己不该色令智昏,一边又对吴秋艳怨恨不已。一步错步步错,他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念头:杀了吴秋艳。

  因此,他让吴秋艳晚上到他家拿钱,顺便吃个散伙饭。此时已是夏天,五六点钟天还没黑,吴秋艳就跑到武洪生家。在饭桌上,两人一边频频碰杯喝酒,一边回忆过往的点点滴滴,武洪生顺着话题没少给吴秋艳灌酒。

  过了一会,喝醉的吴秋艳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酒壮怂人胆,武洪生在酒精的刺激下,

  到了半夜武洪生借着夜色,将尸体运到郊外,丢进了一处池塘中。武洪生自以为天衣无缝,没想到几个小孩去池塘游泳,发现了吴秋艳的尸体。警方根据调查,很快就搜集了诸多证据,将武洪生捉拿归案。

  被捕后,武洪生虽然心有不甘,但在接受审讯时还是比较配合警方工作的,在接受审讯时,

  理由有两个:其一、自己当时喝醉了,应该属于激情犯罪;其二,他被捕后认罪态度良好,积极交代罪行,起码也得是“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”。

  刚来到这里时,武洪生和不少犯人一样,跟谁都不说话,一问犯了什么事,就说自己“太冤了”。虽然武洪生白天一脸怨愤,

  他心中充满了对妻女的愧疚和思念,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跟吴秋艳发生了关系。甚至连把吴秋艳介绍给他的高明华,在他眼中也成了始作俑者,他巴不得赶紧出狱,当场质问高明华是不是给他下套了。

  上级之所以挑中了他,除了准备让他尽快熟悉工作外,也是为了稳定武洪生的情绪。毕竟在看守所里,

  在新兵连里,金登国虽然岁数比大多数战友小,却一点也不娇气。训练再苦再累,他也要咬牙坚持。

  ,能够通过一个人的言行举止,分析他的心理状况。转业到华东第一看守所后,金登国为了尽快熟悉工作,经常会跟犯人们谈心,其中就包括武洪生。

  但他在和金登国交流了一会后,发现金登国的态度十分认真亲和,特别关心他这些年都做了什么。

  ,他也会分享一些自己的经历。当武洪生得知金登国小时候比他还惨,比他学习好,学历却没他高,

  这种不向命运低头的态度,让武洪生暗暗敬佩不已。其他管教说什么,他有可能会不听,但只要金登国管他,他总会老老实实听话。武洪生对金登国的信任,自然也被看守所的领导看在眼里。

  当法院决定维持原判,对武洪生立即执行死刑后,他们给金登国安排了一个任务:

  自知难逃一死的武洪生先是愣在了原地,回过神来后抱着头嚎啕大哭,期间夹杂着几声歇斯底里的怒吼,

  经过一通发泄,武洪生声音嘶哑地跟金登国要了两包红梅烟,开始讲起了自己过往经历。

  金登国第一次从武洪生嘴里听到这话,毕竟到了这个时候,武洪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。

  首先,他把自己出轨这件事,都推给了高明华。可是跟吴秋艳确定关系,成天给她买东西,明明都是武洪生主动做的。

  其次,武洪生并没有对自己的罪行进行悔悟,反倒后悔自己没有雇凶杀人。他可能不知道,在我国的《刑法》中,

  但是考虑到看守所里的纪律,最后还是要了罐可乐喝。发泄得差不多的武洪生冷静了下来,憔悴不堪地问金登国:

  说完,武洪生躺在床上睡了过去,金登国为了防止他“想不开”,一直强打着精神守在一旁。

  金登国知道,武洪生这么在意来生,无非是对过往感到后悔,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感到恐惧。不知不觉,窗外渐渐泛起了鱼肚白,武洪生吃过早饭后,跟父母和弟弟妹妹见了最后一面。他的妻子其实也想来,奈何女儿年纪太小,

  武洪生声泪俱下地嘱咐弟弟妹妹,让他们好好赡养父母。接着他跟父母说,帮他给妻子带个话:可以改嫁,但孩子不能改姓,并且要留下一部分财产给父母。

?